偷香小說網 > 心尖寵:一遇學神暖終身 > 166 她家的‘陸’最完美!(4更)

166 她家的‘陸’最完美!(4更)

  由于被這件‘早戀’事情影響,吳知枝一整天的心情處于低氣壓狀態,陸焉識讓她做卷子,她也是握著筆一臉心不在焉的樣子。

  英語課上,陸焉識破天荒的給她寫了一張小紙條。

  【是不是心情不好?】

  吳知枝看著紙上龍飛鳳舞的字,沉吟片刻,拿過一支筆回復:【沒,就是有點感慨而已。】

  陸焉識看著她的回復,表情沉默了許久,然后,一筆一劃寫下一段字。

  【如果你害怕,我們可以分手。】

  吳知枝拿紙條的時候還有些心不在焉,等看完了紙條的內容,整個人都愣住了。

  之后她沒有在回復,閉著眼睛揉太陽穴,似乎是在思考。

  一直到下課,吳知枝都沒有回復那張紙條。

  陸焉識倒是不糾結了,反正不能明戀就改成暗戀,大不了等高考結束后在重新一起,總好過她這樣擔驚受怕好。

  他不想她糾結,不想她為難,更不想她因為這些外在因素冷淡疏離自己,他就想她開開心心的。

  下課后,吳知枝去了女廁所一趟。

  上了個廁所,接了壺水,回來還是沒有說話的打算。

  等到化學課開始了,她才給陸焉識遞紙條。

  內容是:【你怕了?】

  陸焉識揚眉,拿過一支水性筆:【怎么可能?我只是擔心你。】

  吳知枝收到紙條,笑了起來:【你多慮了,我沒怕,只是在想未雨綢繆的事情。】

  陸焉識:【所以結論是?】

  吳知枝:【以后在外面收斂一點吧,除了家里,其他地方都不要牽手什么的,容易被人看出倪端。】

  在她心里,只有家是最安全的。

  陸焉識看著紙條笑了笑:【好。】

  還以為她會怕,沒想到,她比自己想象中更加堅定。

  陸焉識唇角翹起,寫下:【這個周末連著五一小長假,你請假吧,和我去一趟S市。】

  吳知枝微愕:【你要回S市干嘛?】

  該不會是他媽又干了什么刺激他的事情了吧?

  陸焉識卷掉紙條,傾過身來,在她耳邊小聲說:“我的新歌版權賣了,我要回去簽約。”

  “啊?”吳知枝怔了一下,“新歌……是前天晚上你讓我去聽的那首嗎?”

  “嗯,當時你沒來聽,我就自己投了。”

  她想了想,“版權賣了,就是這歌,以后都不屬于你了,是不是?”

  這段時間,她每天晚上都見他在房間里彈吉他跟小電子琴,很明顯是在創作,只是編得那么辛苦的心血,就要這樣賣掉沒了么?

  “嗯。”他頷首。

  吳知枝忽然就有些憐惜他,手伸到他那邊,捏了捏他的手。

  陸焉識立刻把手抽走了,敏感地看了看四周,“控制點,不是說以后在外面不要干出格的事情嗎?”

  “……”噗!她差點就笑了,這小子,還真入戲啊,她就是個大概意思,他居然馬上就開始執行了,這執行力,還真夠迅速的。

  她收回手,挑唇唇瓣說:“我就是心疼你的創業。”

  他看她一眼,觸到她眼底的柔軟情緒,想伸手摸摸她的頭,但考慮到兩人在外面,要注意點影響,撒狗糧是不對的,容易引起其他同學的不適,繼而被人舉報,所以他按捺住了,頗克制地把手伸到背后,拉著自己的衣角說:“不用覺得這么可惜,我剛入門不久,這只是用來練練手累積經驗的。”

  “可賣了就沒了。”

  “我以后還會有更多的作品的。”

  吳知枝還是很糾結,“如果你只是想賺錢,我覺得不用這么急躁的,你住在我們家,可以不要給生活費的,你就安心的住著好了,學校頒發給你的獎學金也夠你每個月的開銷了,只要少花一點,有點規劃……”

  她的大概意思是‘我養你’。

  陸焉識團了團眉,表情有些哭笑不得,“你夠了,我真不是為了錢,就是想累積點經驗,而且我現在還小,不想太出名。”

  “真的?”

  “你看我像是會為了錢賣孩子的人嗎?”

  “啊?”

  “孩子,指作品。”親手創作出來的,所以叫心血,也叫孩子。

  “當然不是。”她搖搖頭。

  陸焉識笑起來,“那不就結了?你別胡思亂想,我在做什么我自己知道,也有自己的打算,這次帶你去S市,也是因為你說過,你沒離開過這里,我想帶你去我生長過的地方看看。”

  “啊?”她有些興奮,也有些遲疑,“可是車費很貴吧?”

  “我們這次不坐車,坐飛機,坐火車回去得十七八個小時,我可折騰不起。”

  “坐飛機……得多少錢啊?”

  “一千多吧,不是很貴。”

  “……一千多,還叫不是很貴?”她的表情有點接受無能,她當模特,一天累死累活啃饅頭睡別人家里才能賺三百元左右,去趟S市,就花掉了兩個周末兼職的錢,老實說,她很心疼的,一千多啊,來回就是將近三千元,這錢是吳家一個月的菜錢了。

  “又不要你出錢。”

  “你出錢我也舍不得啊。”

  “……”陸焉識扶了扶額,其余有些無奈,“你放心,這錢也不是我出,會另外有人幫我們出的。”

  “誰?”

  陸焉識沒告訴她‘這個誰’是誰,她不知道他這次回去,還要上庭參與一場撫養權案,他父母的離婚案子已經到了徹底白熱化地步,現在撫養權案已經開始了,陸焉識作為撫養權案中的當事人,需要上庭做出自己的抉擇。

  *

  由于是免費去S市,吳知枝顯得很興奮,周四晚上就急躁著想出去買衣服,八點一過,就讓吳媽媽跟吳桐看著點,自己洗干凈手急吼吼地去喊樓上的陸焉識下來,“陸焉識,下來……”

  樓上沒動靜,她繼續喊。

  “陸焉識……”

  “快點下來,要出去了!”

  她喊了一會,陸焉識的臉孔出現在三樓的樓道口,往下望著她,手里還卷著本書,“干嘛?”

  “出去買東西啊。”她放輕聲音,媽媽跟外婆在二樓,她不想吵到她們。

  “買什么。”

  “你下來在說。”

  “那你等我一下。”他回去把東西放好,又換了衣服,拿著錢包跟手機,從樓上不緊不慢走下來。

  穿的是淺色上衣黑休閑短褲,頭發略有些凌亂,氣質干凈動作又漫不經心,很矛盾的結合美感,又冽美非常。

  “要去哪?”他搔了下頭發,眼睛墨黑湛湛。

  吳知枝說:“出去買衣服啊。”

  說著就往外走。

  “為什么要買衣服?”陸焉識跟出去,長腿筆直,少年好像又長高了。

  吳知枝彎著眼,“后天不是要去S市嗎?感覺沒衣服穿,出去買兩套吧。”

  他看了她一眼,眸底帶笑,“哎呦,開始注意自己形象了?”

  “難得可以去玩嘛。”她從沒離開過朝城,所以也就沒見過更大更繁華的城市,S市,經常聽人說起過,說那兒高樓林立,到處都是好吃好玩的。

  她想著能去見識一番,心情別提多美了。

  找了間熟人的店,她鉆進去,在一大堆衣服里面挑挑練練,換了將近七八套,才猶豫不決的挑出兩套看著比較順眼的。

  雖然只是很普通的小店,但架不住她身材好啊,本來就是模特兒,穿什么都行走的衣架子。

  這就叫有人能把幾十塊的衣服穿出大牌的氣質,而有的人就算穿上大牌也脫離不了鄉村土氣息,全部源自于自身的氣質和魅力。

  一整個晚上,她都心情很好,拿著這件那件的問陸焉識,“這兩套好看嗎?”

  陸焉識看了一眼,“還行。”

  在他看來,她穿什么都是好看的,連日常鄉村非主流向他都能接受,更何況這種小清新裙子。

  其實吳知枝的眼光還是不錯的,這跟她當模特有一定的關系,見識的潮流多了,眼里就有了獨特風格。

  買衣服,砍價當然是要的,她最熱衷這種活動的,跟認識的老板娘磨了又磨,最終以100元兩套裙子的超便宜價格成交了這筆買賣。

  陸焉識不太擅長女人這種‘舌戰砍價’的熱鬧群體活動,站在門口的位置看得一臉哭笑不得。

  除了吳家的人,他始終還是不合群,但吳知枝從不要求他融入大家,畢竟有自己的風格并且活成自己想要的樣子也很酷炫。

  陸焉識,生來就是要酷炫的,讓人仰望的,感慨的,敬佩的,欣賞的……反正,她就是覺得他無敵完美,盲目也好,情人眼里出西施也好,就是完美,非常完美——!

  (http://www.renuen.tw/xs/62/62636/9028997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enuen.tw。偷香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ouxiang.la
三分彩前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