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說網 > 我老婆是花木蘭 > 第607章 幸存者

第607章 幸存者

  花木蘭咬著牙沿著街道走過了大半個平岡城,一路上隨時可見被大雪覆蓋了大半的橫七豎八的尸體,居民房屋和沿街店鋪內呈現著遭到了徹底洗劫的情景。

  這時幾個兵丁押著一個神情憔悴、面黃肌瘦的中年男子走了過來。

  “走,快走!”提著腰刀的偏將吆喝著,中年男子被押到了花木蘭面前。

  偏將向花木蘭稟報:“啟稟王妃,弟兄們在一間房子里發現了此人,末將見他行跡可疑,就帶著弟兄們把他抓了起來!”

  花木蘭打量中年人一眼,問偏將:“除了此人,是否還發現其他人?”

  偏將說:“末將帶人把全城都搜遍了,只發現了此人!”

  花木蘭看了看中年人,發現此人雖然面黃肌瘦,一雙眼睛卻很有神,很深邃,問道:“你是誰?”

  中年人抬頭看著花木蘭,語氣淡漠的反問:“你又是誰?”

  “大膽!”偏將一聲暴怒,伸手握著刀柄就要拔刀。

  花木蘭抬手制止,對中年人說:“燕王趙俊生是我丈夫,我叫花木蘭!”

  中年人聞言急忙跪在地上說:“黑衣衛平岡總旗余化淳拜見花將軍!”

  花木蘭心里有些沾沾自喜,世人聽說她的名聲并非是因為她是趙俊生的妻子。盡管此人自稱是黑衣衛的在平岡的總旗,但花木蘭卻不能輕易相信他,問道:“你有何憑證?”

  “卑職懷中有腰牌,卑職的身份編號是丁庚五三一五,冀陽百戶所雖然被毀了,但營州千戶所有備份能夠驗證卑職身份的真假!”

  黑衣衛組織極為嚴密,等級森嚴,每個人都有一塊腰牌,除此之外,每一個人都有一個編號,這個編號除了本人知曉之外,只有相關上級官署和黑衣衛總部有存檔,存檔中還記錄了所有成員的詳細身份信息,方便查驗。

  這只是一般明面上的黑衣衛,黑衣衛另有大量暗探和細作,這些人還有兩道最為重要的身份驗證程序,一道是接頭暗號,用于執行任務時與上級接頭時使用,另一道是身份驗證碼。

  任何一個黑衣衛的編號都是終身存在的,即便是死去,這個編號也不會被抹去,只能被徹底封存,有相關權限的官員才能翻出檔案查案。

  而接頭暗號和身份驗證碼不是終身不變的,才特殊情況下可以進行更改,例如重新接頭、身份暴露之后等等情況。

  站在旁邊的李寶走過去從余化淳懷中搜出一面腰牌仔細看了看,腰牌的一面刻畫著余化淳的相貌,惟妙惟肖,極為相像和傳神,雕工簡直出神入化;另一面刻著余化淳官職、所屬衙門。

  這塊腰牌是用銅鑄造的,銅便于雕刻,使用專門的模具,一般人想要仿照很容易看出真假。

  李寶對花木蘭說:“將軍,腰牌是真的,至于這人的身份真假,還需要派人把營中千戶所的人找來進行查驗辨認”。

  花木蘭聽了之后對李寶說:“那就派人去營州,先問問高旭為何平岡城都被摧毀了,營州方面知道現在還沒有派人來查看!再去營州千戶所找人過來查驗余化淳身份真假!”

  “是,將軍!”李寶答應后轉身安排人前往營州。

  花木蘭對站在旁邊的偏將下令:“傳本將軍令,命飛熊軍開始接管城墻布防、警戒和巡邏;命神武軍清理尸體和廢墟,盡量找尋搶救生還的軍民百姓;命龍襄軍在城內規劃營地營房、拉出警戒線,給各軍安排住所,本將軍的衙署也要安排在內;命旋風軍派出精銳斥候探哨在方圓二十里范圍之內探查和布置明暗兩道警戒,這個范圍之內有任何風吹草動,本將要在第一時間內知曉!”

  “遵命!”偏將抱拳答應,轉身離去。

  花木蘭把示意兵士們把余化淳放開,把腰牌還給他,問道:“這里的事情是何時發生的?是什么人所為?除你之外,城內是否還有其他生還之人?”

  余化淳躬身抱拳回答說:“回將軍,五天前庫莫奚人五千人馬冒著大雪夜襲了這里,當天夜里很冷,天降大雪,肯定是城防的兵將們懈怠了,警戒和巡邏應該都沒有按照平時的要求做,否則不可能被庫莫奚輕易得手!庫莫奚偷襲得手之后很快攻占了四門,沒有人能夠逃出去,他們屠殺和擄掠了整整一天兩夜,大前天早上大雪停了之后他們才帶著搶走的所有牲畜、糧食、物件、財物離去。整座城里,除了卑職之外,只有四十多人活著,這些人全部藏在卑職被抓的那間房子的地窖里!”

  花木蘭當即下令;“快去把地窖里的人都救出來,給他們弄一些吃的和熱水!”

  旁邊有一個將官答應,派了一什人去地窖救人。

  余化淳繼續說:“庫莫奚人走后,卑職等人出來把全城都找遍了也沒有找到一粒糧食,餓極了之后只能到處找老鼠、蟲子,只可惜老鼠和蟲子為了找食物也都跑得不見了,這幾天卑職等人只能渴了把雪水燒開了喝,餓了就啃樹皮······卑職等人也想過派人去陽武城求援,甚至想過去白狼城和營州,但路途太遠,又沒有食物,只怕還沒到達就會凍死餓死在途中,所以只能放棄這個想法,希望附近的城池收不到這里的消息能夠派人過來查看,但這兩天又連續下雪,直到今早才停止”。

  花木蘭聽了這番話,對旁邊一個親兵吩咐:“給他幾斤干糧!”

  親兵從腰間取下一個布袋丟給余化淳,余化淳接過干糧,“多謝將軍!”

  花木蘭吩咐:“食物如果不夠就去找軍需那邊領取,你先回百戶所把那里清理干凈,把能找到所有關于庫莫奚的消息都給本將軍整理出來,今日天黑之前來本將的衙署報道,本將要聽取關于庫莫奚的報告!”

  “是,將軍!”余化淳知道花木蘭帶著大軍前來肯定是打庫莫奚的,也許庫莫奚只是第一個被攻打的對象,他抱拳答應后離去。

  軍令下達后,兵將們開始清理城內的尸體、清掃街上積雪、收拾空房子做營房,忙碌了整整一個下午,平岡城總算恢復了一些生機和整潔。

  快天黑的時候,李寶前來報告:“將軍,東邊的城外十里處的警戒哨傳來消息,營州方面派了一千騎兵過來了,領軍的千夫長叫戚寶田!”

  花木蘭聞言冷哼一聲:“哼,平岡城被庫莫奚人破城五日有余,高旭總算是后知后覺派人來了!”

  李寶猶豫了一下,說道:“將軍,末將以為此事也不能全怪高旭。您想蠻人們幾乎是全民皆兵,而平岡只有不到五百兵馬,算上郡兵也不到一千五百人,而且鎮戍軍這五百人還不是駐守在平岡城,龍城軍也只有三千多人,我們的邊境線太長,若是要確保兵力充足防住蠻族入侵,每一座城至少要部署三千人以上,我們根本就養不起!”

  花木蘭擺手冷聲道:“你不用替他說話,守軍若不是玩忽職守,怎么可能被庫莫奚人輕易偷襲得手?天氣寒冷就是借口嗎?他們是干什么的?”

  李寶提醒道:“將軍,王爺治下實行的是軍政分離,高將軍只是鎮將,州郡兵歸官府管轄,州郡兵的失職不應該怪罪在高將軍身上!”

  “那鎮戍軍轄下的平北戍呢?庫莫奚人來襲的時候,平北戍的人在哪里?”花木蘭反問。

  李寶抱拳說:“將軍,末將正要稟報,上午末將就派人去平北戍查看了,平北戍的鎮戍軍早已全軍覆沒,無一人生還!若非如此,庫莫奚人怎么敢越過平北戍的駐軍來偷襲平岡城?他們難道就不怕被平北戍的駐軍捅了后背?”

  花木蘭半響沒有出聲,深吸一口氣對李寶吩咐:“戚寶田來之后,你帶他來見我!另外,余化淳來了沒有?來了就讓他進來!”

  “是,將軍!”

  不久余化淳走了進來向花木蘭行禮,他手上拿著一個紙袋稟報說:“將軍,庫莫奚人來襲時,城內被破壞得太嚴重了,黑衣衛百戶所也不例外,許多存檔都被燒毀了,這是卑職能夠找到了所有關于庫莫奚的存檔,有不少已經殘缺不全!”

  花木蘭接過紙袋放在桌上,“你大致說一下庫莫奚的情況吧,本將軍聽著,這些存檔稍后再看!”

  “是!”余化淳答應,“庫莫奚原本是契丹人的分支,他們現在是部落聯盟制,聯盟酋長叫虞出庫真,出自阿會氏,阿會氏一族因在庫莫奚各部之中實力最為強大,因此一直統領其他各部,虞出庫真在十年前曾被北燕天王馮弘冊封為歸善王,除了阿會氏之外,庫莫奚還有其他五部,分別為辱紇主、莫賀弗、契箇、木昆、室得!”

  “庫莫奚的各部加起來的人數也不算多,從我們百戶所暗探最近掌握的消息來看,他們目前的總人口數量大約還不到兩萬人,但很分散,有的甚至生活在深山老林之中!”

  花木蘭聽了之后說:“這么說上次他們出動五千多人已經是他們能夠出動的最大兵力,幾乎是他們所有成年男子的數量?”

  “應該是這樣的!”余化淳點頭。

  這是外面一個兵卒走進來報告:“將軍,崔公求見!”

  “快請!”

  崔浩走了進來,他是隨軍謀士、軍師,他走進來說:“王妃,方才大將軍府送來加急公文,王爺已知道東北之事,下令任命王妃為征東將軍、都督營州和安東州諸軍事,還任命老將軍郭生為征蠻將軍,派來給將軍做副將,協助將軍討伐諸蠻!”

  “快拿來我看看!”花木蘭說著從崔浩手里接過了加急公文,看完她心里松了一口氣,趙俊生的這份任命解決而來她尷尬的身份,畢竟以王妃的身份親自率軍出征還從沒有先例,而且這畢竟是違反制度的,有了這份任命她就不算私自調兵了。

  http://www.renuen.tw/xs/56/56998/49551864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enuen.tw。偷香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ouxiang.la
三分彩前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