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說網 > 道門法則 > 第一百九十章 搬家

第一百九十章 搬家

  裕王、馮保和張居正拼了命的琢磨趙然話里究竟什么意思,趙然則優哉游哉品起茶來,這一刻他忽然覺得有些想笑。

  他的意思很簡單,對此不予表態,僅此而已。

  喝了一盞茶,趙然問馮保,應天附近有沒有什么大莊園出手的消息,這才是他真正來裕王府的目的。

  他的要求并不簡單,一個是希望大,一個是希望有水,最后一個是盡量簡單一些,這樣可以省卻不少支出——靈妖們對住所可沒有什么太過精美的要求,雕梁畫棟、精遠幽深那一套毫無意義。

  這樣的莊子通常來講只存在于皇莊之中,一般的富商不敢在天子腳下置地,當官的到了年齡又要歸鄉,不會大肆買地,所以他便過來問問。

  裕王當然有,那是他十年前置辦的土地,同樣是在莫愁湖畔,不過卻是最西頭,臨湖的寬度為五十三丈,很窄,向西的土地才寬大,約莫一千多畝。總體來說,如同一個葫蘆,葫蘆嘴和莫愁湖相接,葫蘆身子甩在外頭。

  趙然很感興趣,當即讓馮保取來圖紙。這座莊子的莊頭是馮邦寧,也就是馮保的侄子,他取來圖紙往桌上一展,趙然就決定買了。

  這座莊子不是田莊,而是裕王用來避暑的夏莊,莊子大部分都是樹林,豢養著不少野物,裕王偶爾去打一次獵。

  買下這座莊子,沒有荒廢田地的心里負擔,也不會因為改變用途而令莊戶生計困難,接手之后就能立刻使用。

  這樣一座莊子,馮邦寧代替裕王報價三千兩,當即被趙然否決。他取出銀票,點了一萬兩給馮邦寧,拍了拍他的肩膀,向裕王道:“殿下這份情意貧道就愧領了,但該多少還是多少,殿下不賺貧道的銀子,貧道也不能讓殿下吃虧。”

  當事人都在,辦理手續相當快捷,片刻之間,地契就到了趙然手上,買主是宗圣館,代持者是蘇川藥,其中還包括十多戶打理莊園的莊仆,也都轉到了蘇川藥名下。

  一番操作之后,裕王被徹底搞蒙,完全不知道趙然到底想干什么,暈暈乎乎將趙然送出王府。快到門口的時候,趙然忽向張居正道:“叔大,你對楊一清了解么?”

  這個問題太大,張居正不好回答,只得道:“了解一些。”

  趙然道:“新任內閣大學士,這可是個關乎天下民生的重要職司,想必天下百姓都希望能更多了解一些關于他的情況,所以我想讓《皇城內外》組織一些關于他的報道,包括他的履歷、工作、生活、家眷等等,讓百姓們都能對他多一些認識。”

  張居正這才明白了,略帶興奮道:“方丈稍等下官兩日,楊一清嘛,我們大家都熟得很!”

  趙然回了抱月山莊,將地契扔給蘇川藥,蘇川藥頓時嚇了一跳:“老師,好端端的怎么給弟子買莊子?”

  “為師身份特殊,不好具名,這莊子不是給你買的,是給宗圣館買的,你代持而已。去年以來一直滋擾許真人,連他家鶴林閣的家仆都被咱們趕跑了,做到這份上,已經是惡客了,不走不行。你招呼一下通臂神猿他們,大伙兒努把力,這兩天就把家搬過去。”

  蘇川藥又問起那十多戶莊仆,趙然的回復是,愿意留下的,繼續給他們飯碗,不愿意留下的,發遣散銀子。

  有事弟子服其勞,趙然不怕蘇川藥任事沒有經驗,經驗都是實踐中來的,不實踐哪兒有經驗,做錯了不怕,沒什么大不了,做多了,自然就會了。

  趙然直接飛符許真人,言明自己在旁邊不遠處置辦了個莊子,這兩天就搬家,以后要和抱月山莊做鄰居了。許真人對此無可無不可,他也沒那份心思關心這些,而是和趙然談起了陸西星。

  陸西星閉關很久了,至今沒有消息,他的連載話本也斷更了半年。從大法師境向煉師境邁進,是一步大關口,閉關半年應該屬于正常情況。但陸西星不是正常弟子,他是許真人極為看好的霍林山未來,許真人甚至認為,他雖然是鶴林閣的三代弟子,但必將后來居上,成為鶴林閣下一位最有希望晉級煉虛的弟子。

  這樣的人物,半年依舊沒有出關,著實令許真人擔心。

  趙然也沒什么好辦法,只能略作安慰,許真人也沒指望趙然能有什么辦法,之所以跟趙然提及,或許一來是真急了,向趙然傾訴一下,二來似乎也有一點安撫套近乎的意思,其中的意味很難捉摸。

  但效果確實很好,真師堂議事之后,一度在趙然心中存有的些許不平,由此而淡化了許多。

  趙然自家算了算,東方敬破關晉級,衛朝宗和陸西星都閉關了,所謂的煉氣化神五行修士,只剩下自家大師兄和端木瘋子。

  難道真如屠夫和沈財主當日在松藩時說的那樣,自己身上氣運很足?

  這邊忙著搬家,趙然則回了玄壇宮,花了兩天時間沒有挪窩,把這一個月積攢的事項批復完,又研讀了最近的邸報,對方方面面的事務重新恢復了掌控。

  張居正的材料提供得很快,帶著厚厚一沓稿紙趕到了玄壇宮。趙然將負責《皇城內外》的蔣致標找來,直接讓他們對接,提出的要求只有一個,讓新任東閣大學士成為街頭巷議的焦點。

  當然,他也有所叮囑,凡是上《皇城內外》期刊的文章,都必須有證據,充足不充足沒關系,但至少要有,要經得起說道。

  趙然的想法也很簡單,他真正想挽救的是首輔夏言,打亂已經開始進行的辭相議程。

  儲君重要嗎?的確重要,但又沒以前那么重要,皇帝既然修行了,以天子的資源,達到大煉師境是極有可能的,再活個七八十年毫無壓力,如此漫長的歲月,太子想要完成身份上的轉變,困難不是一般的大。

  甘書同重要嗎?當然重要,但甘書同的問題,歸根結底是夏言的問題。夏言穩得住,甘書同就沒問題,夏言倒臺了,趙然預計,甘書同在戶部尚書一職上撐不過半年!

  因此,他的目標非常明確,如果要有所努力的話,努力的方向必然是挽救夏言。

  http://www.renuen.tw/xs/30/30724/49577613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enuen.tw。偷香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ouxiang.la
三分彩前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