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說網 > 尊上 > 第1974章 夫唯不爭,天下莫能與之爭

第1974章 夫唯不爭,天下莫能與之爭


        古清風沒有再說話,而是走出涼亭,向院子里的房屋走去,踏上臺階的時候,忽然止步,說道:“瑾兒也是原罪之人。”

        古清風不像似在詢問,至少,口吻不是,語氣也不是,但是亙古無名卻回答了他:“是。”

        “瑾兒也是變數之人。”

        “是的。”

        “瑾兒也可能成為……那個原罪真主。”

        “是的。”

        古清風說了三句話,亙古無名也回答了三個是的。

        “明日我會問問瑾兒,她若留下,便讓她留下,她若要跟你走,我也不會勉強。”

        隨后,古清風打開房門,走了進去。

        隨著啪的一聲,房門緊緊關閉,這一場屬于古清風與亙古無名遲到的交談也畫上了句號。

        而亙古無名與蒼顏也沒有繼續久留,二人從云霞宗離開之后,亙古無名微微仰著頭,閉著眼眸,像似在感受什么,也像似在回憶著什么,思索著什么,足足過了很長時間,她才深深嘆息一聲。

        嘆的是哀愁,嘆的是無奈。

        嘆的是彷徨,嘆的也是茫然。

        旁邊。

        蒼顏也是唉聲嘆息,不同的是,她這一嘆,仿若如釋重負一般,呢喃道:“與這個家伙交談,真是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勞心又勞累,談了這么時間,竟然談的我身心疲憊……”

        “陪我四處走走吧。”

        亙古無名的聲音傳來,蒼顏點點頭,她知道,與古清風交談,連自己都身心疲憊,恐怕亙古無名更是如此,這一場交談,看起來像似尋常不過的閑聊,其實,蒼顏內心清楚,亙古無名一直承受著巨大的壓力,特別是與古清風交談,稱之為提心吊膽都不為過。

        因為亙古無名說的每一句話,所表達的每一個意思,傳入古清風耳中之后,都可能對這諸天萬界,對這大道蒼生,乃至對今古時代造成未知可怕的影響。

        夸張嗎?

        不。

        一點也不夸張。

        古清風的存在太特殊了,特殊到一言一行,哪怕只是一個念頭都會造成無法想像的后果,這個后果包括三千大道是否滅亡,今古時代是否終結,無道時代是否開啟……

        這也是為何這么長時間亙古無名遲遲不肯與古清風相見的根本原因,因為她怕。

        不僅怕與自己的因果受到古清風的影響而錯亂,也怕自己的言行影響到古清風的內心。

        “不管我們承認與否,命運有時候真的很會捉弄人。”蒼顏感嘆道:“古往今來,那么多原罪之人,那么多原罪變數,為什么只有他陷的那么深,仔細想想,還真是挺諷刺的,很多原罪變數,窮其一生,都在求索原罪,為成為原罪真主,不惜一切代價,甚至甘愿出賣自己的靈魂,到頭來……卻是大夢一場,求索無門不說,有的灰飛煙滅,有的迷失自我,有的成為了原罪的傀儡……”

        “而這個家伙呢,排斥著因果,抗拒著命運,莫說求索原罪,反而一直擺脫著原罪,結果呢……非但沒有擺脫,反而是越陷越深,深到已是無法自拔,更是深到關系著無道時代的命運……”

        “求索原罪的求索無門,擺脫原罪的反而越陷越深,這可真是……太諷刺了。”

        突然。

        亙古無名莫名其妙的說了三個字:“他不爭。”

        聞言,蒼顏一怔,疑問道:“他不爭?”

        “爭是不爭,不爭是爭,夫唯不爭,天下莫能與之爭。”亙古無名呢喃道:“他那隨心所欲順其自然的心境,是乃無為,無為便是大道,他……或許已經窺探出了大道的真諦。”

        “這個家伙的存在還真是不可思議!”蒼顏問道:“只是……他窺探出的無為大道,是無意還是有意?”

        “若是有意,根本無法做到隨心所欲,也無法做到順其自然。”

        “確實如此。”蒼顏也感嘆道:“不管是順其自然,還是隨心所欲本就是無意為之,一切隨心,也只有在無意間或許才能窺探出大道的無為真諦。”

        說到這里的時候,蒼顏搖搖頭,很是無奈嘆了一口氣。

        “為何嘆息?”亙古無名問道:“你也覺得命運不公?”

        “命運本就不公。”蒼顏無奈苦笑道:“想我求索大道無盡歲月,一直未能踏入大道之門,而那個家伙竟然隨隨便便就那么踏入了大道之門,你說命運公平嗎?”

        “命運很公平。”亙古無名問道:“若是讓你跟他交換,你愿意嗎?”

        “不愿意。”

        “他一定愿意。”

        蒼顏又問道:“莫要說我,那你呢,你愿意跟他交換嗎?”

        “我也不愿意。”

        “這不就得了。”

        亙古無名緩步在這世界的夜空中游走著,呢喃自語道:“他背負的東西太多了,也太沉重了……不止是他,所有原罪變數皆是如此,只不過,大多數原罪變數要么被自己背負的東西迷失了心智,要么迷失了自我,要么被壓垮了……唯有他,既沒有迷失心智,也沒有迷失自我,更沒有被壓垮,直至現在依舊保持著一顆平常心,說實話,我真的很佩服他。”

        “只是佩服就好,千萬不要動其他心思,更不要像婳兒一樣,佩服著就漸漸佩服到心里去了……”

        聞言,亙古無名止步,無奈的看了一眼蒼顏,又搖搖頭。

        “好了,不開玩笑,不過,有一件事,我特別想知道,你后悔當年沒有把他打入歸墟嗎?若是當年你將他打入歸墟的話,今古時代的形勢可能就不一樣了。”

        “的確不一樣,我若是當年將他打入歸墟的話,今古時代的形勢或許沒有現在這么糟糕,但也可能比現在更加糟糕,究竟今古時代的形勢會變成什么樣子,我也不知道,正因為不知道,所以我才不敢賭。”

        “你的膽子一向很小。”

        “我膽子小是因為我輸不起。”

        “你總說你輸不起,可你從來沒有輸過。”

        “我賭過,也輸過,在很久很久以前賭過一次,賭注是我的所有,結果,我輸了,輸掉了一切。”


  (http://www.renuen.tw/xs/2/2719/1660658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enuen.tw。偷香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ouxiang.la
三分彩前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