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說網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九百三十七章 圣骸

第九百三十七章 圣骸

  “厲道友,有時候知道太多,未必是好事。此事對你,絕對有害無益。”骨千尋面色不變,口中如此說道。

  韓立沒有再開口說話,緩緩抬起了手臂。

  白光再次在其身上浮現,一股龐大無比的氣息從其身上爆發,比剛剛抵擋骨千尋諸多攻擊時散發出的氣息更強,而且充滿了兇暴之意,仿佛一頭絕世兇獸蘇醒過來,朝著骨千尋壓迫而來。

  “何必如此,我說就是了。”骨千尋望著韓立,嘆了口氣,說道。

  韓立聞言停下了動作,停止了用氣息壓迫骨千尋,卻也沒有將其散去。

  “我是……”

  骨千尋面色似是一松,隨即開口說道。

  話說到一半,她手中的白色骨槍忽的毫無征兆的爆射而出,仿佛一條暴起傷人的毒蛇,沖韓立刺來。

  韓立似早有所料一般,手臂看似隨意的一揮,便將白色骨槍握在了手中,正要運力反擊。

  不過就在此刻,骨槍忽的劇烈顫抖,上面的星竅盡數光芒大放,化為一團白色太陽。

  “砰”的一聲巨響,整把骨槍爆裂而開,化為十幾個碎片,帶著可怖的嘯聲,盡數朝著韓立打去。

  而槍尖再次一閃裂開,化為四個白色花瓣,并且這四個花瓣立刻爆射而出,化為四道白色殘影,射向韓立的胸膛。

  白色花瓣的速度遠在其他骨槍碎片之上,一閃便到了韓立胸前半尺距離,并且其所過之處,虛空直接泛起道道黑線。

  韓立也沒有料到有此變化,眉頭一皺下,身形立刻向后倒射而出,同時一拳虛空擊出。

  轟隆!

  他前方虛空瞬間凝固,化為一堵無形墻壁。

  槍頭所化的四個白色花瓣停滯在了半空,仿佛四條兇猛活魚,飛快扭動掙扎,試圖刺穿那堵無形墻壁。

  不過四個花瓣只前進了半尺距離,終于停了下來。

  其他骨槍碎片隨即撞在無形墻壁上,發出一連串噼啪巨響,也被盡數擋下。

  “厲道友,后會有期了。”

  骨千尋在骨槍爆裂的瞬間,身形早已朝著遠處飛遁而去,轉眼間已遁出了千丈之遙,空中卻留下了她有些清冷的聲音,聽不出悲喜。

  韓立身形一動,便要再次追上去。

  但就在此刻,石穿空附近一堆坍塌的建筑忽的炸裂,一道黑影從中飛射而出,撲向石穿空,赫然正是那頭被韓立擊飛的魔猿。

  魔猿口中怒吼,碩大拳頭如電轟出,化為一道黑色殘影,打向石穿空腦袋。

  韓立眉頭一皺,從骨千尋身上收回目光,身形一晃消失。

  “砰”的一聲巨大悶響!

  魔猿的拳頭在石穿空腦袋半尺處停了下來,因為一只手掌憑空出現,托住了魔猿的拳頭,任憑魔猿如何用力,也無法壓低分毫。

  韓立的身影隨即浮現而出,另一條手臂一個模糊。

  “砰”的一聲巨響!

  魔猿巨大身軀稻草般飛射而出,剛飛到半空,身軀轟然爆裂,化為無數黑氣飄散。

  而此時此刻,骨千尋的身影早已消失在了遠處建筑深處,不見蹤影。

  韓立朝著其遠去的方向望了一眼。

  雖然骨千尋此刻已經逃遠,但他此刻追上去,仍然有五成的把握可以將其追回,不過他卻也沒有追趕。

  骨千尋雖然沒有說,但對于此女為何要殺石穿空,他心中已有了一些猜測。

  韓立目光一轉,看向地上的石穿空,正要說話。

  石穿空以目視之,有些艱難的抬起手搖了一下。

  韓立眼見此景,眉梢一動,停住了話頭。

  石穿空深吸一口氣,手伸進貼身的一件殘破血衣里,取出一個白色玉瓶,倒出一枚血紅色丹藥服下。

  丹藥入腹,他面頰立刻變得一片血紅,身上那些傷口也盡數泛起絲絲紅光。

  紅光彼此交纏之下,那些傷口飛快愈合,幾個呼吸間便幾乎全部消失。

  石穿空眼中忽的透出一股凝重之色,口中念念有詞起來,手指在全身各處不斷點動。

  “噗”的一聲輕響,他的胸口浮現出一道晶瑩血光,輕輕搖曳。

  韓立眼見此景,面上露出詫異之色。

  石穿空看到血光出現,面上露出一絲喜色,手指點動的更快,口中誦念咒語。

  一陣“嘩啦啦”的聲音隱約從其體內傳出,好像河流奔騰一般。

  石穿空胸前的晶瑩血光晃動起來,然后緩緩開始移動,從胸口移動到了他的左臂上。

  他面色一凝,接著右手豎掌成刀,毫不遲疑的狠狠砍在了左邊肩膀上,將整條左臂斬下。

  左臂一離開石穿空的身體,上面的那道晶瑩血光立刻大放,化為血色火焰,將那條左臂包裹在其中,熊熊燃燒。

  韓立見此,一把抓住石穿空的身體,將其朝著旁邊拉開。

  石穿空面上紅光此刻并未散去,左肩傷口處光芒一閃,傷口立刻停止了流血,他的面色立刻一松。

  而此刻,石穿空的左臂已經化為了灰燼,血色火焰也盡數消失,只剩下一滴晶瑩如玉的血珠懸浮在那里。

  韓立看到此幕,眼中閃過一絲驚訝。

  “別動。”石穿空的聲音在韓立耳中響起。

  韓立聽聞此話,心中一動,靜靜站在那里,沒有動彈。

  晶瑩血珠輕輕顫動,就好像在感知周圍的情況一般,片刻之后其似乎終于放棄,嗖的一聲鉆入地下,不見了蹤影。

  石穿空面色這才放松下來,勉強站了起來,右手再次伸進懷中,取出一枚血玉般的丹藥服下。

  他左肩斷臂出立刻散發出明亮血光,斷臂出長出無數肉芽,瘋狂生長。

  短短十幾個呼吸間,一條嶄新手臂便生長了出來。

  韓立見此,眼睛微微一亮,若是在外面,可以催動天地靈氣恢復,斷肢重生并非難事,在積鱗空境內做到這個便不容易了。

  斷臂雖然長出,但石穿空的面色仍舊蒼白之極,他盤膝坐好,催動體內氣血之力,煉化丹藥。

  韓立并未打擾,默默走到了一旁,閉目養神起來。

  時間一點點過去,轉眼間過了三天三夜。

  石穿空的面色恢復了不少,緩緩睜開了眼睛,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后,這才站了起來。

  “怎么樣,沒事了吧。”韓立不知何時已站了起來,問道。

  “厲道友,這次多虧你相助,否則我可真的要死在這里了。”石穿空苦笑了一聲,說道。

  “你我既然是朋友,何必說這些,不過剛剛那血珠是怎么回事?”韓立擺了擺手,問道。

  “那是厄膾的血蹤秘術,他可以將自身精血種入其他人體內,一定距離內便能完全監察對方的一切動靜。我剛剛被暴空界符波及,雖然身受重傷,暴空界符之力也陰差陽錯的將血蹤秘術毀掉了部分,我這才能將其驅除體外。”石穿空解釋道。

  “原來如此。看來這積鱗空境雖然隔絕天地元氣,但此類異術卻是不少。”韓立點了點頭。

  “先前也是因為這個血蹤秘術,在下才會對厲道友態度冷淡,還望你勿怪。”石穿空隨即又有些歉意的說道。

  “石道友當時處境下,這么做自然理所當然。不過我有些想不明白,厄膾為何要在你身上種植血蹤秘術?”韓立目光一閃,問道。

  石穿空聞言,神情微僵,眼中隨即閃過一絲黯然,一時沒有開口。

  韓立也沒有催促之意,只是靜靜的望著石穿空。

  “剛剛若非厲道友你相助,我現在已經是一具尸體,對于之前發生了那些事情,我也就不隱瞞什么了。其實我隨你來這積鱗空境,除了幫你尋找紫靈,還有另一個目的,應該說這個才是我進入積鱗空境的主要原因。”石穿空沉默了大概一刻鐘,這才抬頭說道。

  “哦,另一個目的是什么?”韓立并未驚訝。

  先前石穿空和石斬風的對話,已經讓他隱隱猜到石穿空來積鱗空境另有目的。

  “是為了尋找積鱗圣骸。”石穿空眼中精芒一閃,緩緩說道。

  “積鱗圣骸……那又是什么?”韓立目光一動,開口問道。

  “具體的我也不是很清楚,據說是一件絕世寶物,對于突破大羅瓶頸極有幫助,很可能就藏在大墟之中。”石穿空目中閃動著興奮的神采。

  韓立只是微微頷首,似乎并無太大反應。

  “我原本是為了三哥才進入積鱗空境,現在自然不需要,接下來我要為自己而活。厲道友,我手中掌握有一些大墟的資料,乃是三哥給我的,厄膾將我囚禁,很大原因是想得到那些資料。厲道友,不知你可否有興趣和我一同去尋找那積鱗圣骸,此物對你也有很大幫助。”石穿空嘆了口氣,話鋒一轉的道。

  “如此說來,厄膾進入大墟,也是為了得到那具圣骸吧?”韓立問道。

  “多半便是如此。不過此人身上有不少秘密,據我這些年觀察,除了圣骸,厄膾似乎還在打別的主意。”石穿空蹙眉說道。

  “既然厄膾的目的也是此物,我們若要尋找圣骸的話,幾乎等于和厄膾為敵,茲事體大,我需要考慮一下才能答復你。”韓立沉吟著說道。

  “這個自然。”石穿空立刻點頭。

  接下來的時間,二人沒有前進,繼續原地修整起來。

  主要原因是石穿空這次受傷太重,此刻看起來已經無大礙,其實內里元氣損傷極其嚴重,需要長時間的休養才能逐漸恢復。

  二人在此又修整了足足三日,石穿空恢復了五成左右的元氣,兩人這才繼續朝著廣場深處走去。

  (http://www.renuen.tw/xs/17/17478/49611289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enuen.tw。偷香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ouxiang.la
三分彩前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