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說網 > 我的偉大的衛國戰爭 > 第1887章 楊明志的返程

第1887章 楊明志的返程


  結束了會議又和待在彼爾姆的老戰友聊了聊,在那之后楊明志可沒有閑著。

  要帶一些禮物給自己的妻子,還有英雄狙擊手娜塔莎,該送給她們什么呢?

  她們近乎是同齡人,正是最愛打扮的青春年華。楊明志以自己對女人的理解,估計到送給她們一些化妝品,那總該是萬金油吧?

  非常可惜的是,偌大的莫斯科因為物資供應問題,女士化妝用品幾乎消失的無蹤影。

  不過若是通過另一些渠道還是可以獲得的。

  楊明志很聰明的拜托內務部的關系去辦理此事,他尤為拜托拉林大尉,拜托他“給妻子搞點梳妝打扮的東西”。

  結果真是非常的喜人,拉林大尉并沒有說明他派手下從哪里搜出一些瓶瓶罐罐,但是它們就是化妝品。

  尤其是其中的一些小玻璃瓶,它們標注著“紅色莫斯科”的字樣。

  楊明志覺得非常新奇,拉林大尉非常高興的解釋:“它們就是香水。”

  在戰前的發展蘇月,蘇聯缺乏糧食、缺乏鋼鐵,艱苦又充滿希望的大時代,蘇聯女人并不缺乏打扮自己的物品。

  關于讓蘇聯女性變得美麗,斯大林親密戰友的莫洛托夫,他的妻子熱姆丘任娜在這方面做出了突出貢獻。

  曾幾何時,列寧的妻子倡導女性應該追求樸素的生活,而那才對純真的生活。

  二十年代,剛剛結束一戰和內戰,以及饑荒的蘇聯,女人們的確沒有條件做些奢侈的打扮。

  到了三十年代,蘇聯國內的氣氛正悄然改變。

  十年的奮斗,曾經一貧如洗的最廣大的人民,他們基本解決了溫飽,就需要更高層次的精神享受。

  電影院成為大眾放松娛樂的重要場所,每一位城市市民每周至少去兩次,那真的老少咸宜的活動。

  所以出入公共場所,女人們更要好好打扮自己,這就迫使蘇聯國內存在巨大的化妝品需求。

  三十年代,熱姆丘任娜擔任一家香水工廠的經理,隨后,工廠就改名為“香精油聯合工廠”,很快的工廠也成為蘇聯最大的國營化妝品制造商。

  工廠開始大量生產香水、面霜、護手霜。又趁著大蕭條的契機,從法國、美國引進更先進的生產設備和技術,蘇聯已經開始生產世界一流的口紅粉底。

  關于國產化妝品的生產,被寫進蘇聯的第二個五年計劃,但進入三五時期,戰爭爆發了。

  最主要的工廠被迫進行搬遷,何況熱姆丘任娜主持生產研發的化妝品,它本質上還是被定義為奢侈品。

  極端戰爭,迫使奢侈品工廠即使搬遷,也暫時不能恢復生產。

  楊明志工拉林大尉這里獲得了幾瓶香水,幾支口紅,還有錫管包裝的護手霜。

  畢竟蘇聯公民普遍是歐洲人,既然是歐洲人,他們就更容易散發體味也就是狐臭。

  “送給娜塔莎,她肯定需要這些。楊桃她……也是必須要給的,也省得她再向安妮借口紅。”

  楊明志除了搞定一小批化妝品,他在莫斯科城里還買了幾件毛衣。

  畢竟天冷了,莫斯科和周邊地區突然就被大雪覆蓋。相比于去年,今年的秋雨季節短暫,反而初雪提前的十天。

  城內還有很多市民沒有撤離,他們或是年邁者,或是部分堅持生產的工人。

  留下的人有著御寒衣物的需求,城郊的駐軍和訓練營,更需要棉衣供應。

  當下,烏拉爾地區和廣袤西伯利亞,許多城市的服裝工廠在全力以赴的生產棉衣。

  打仗就是打后勤,恢復運輸船隊運輸的美國,干脆直接運輸棉花,后續的加工成成衣就由蘇聯自己負責。

  當然蘇聯的中亞地位也是羊毛和棉花的產地。

  尤其是喀山和烏法,當地大量的突厥蒙古族裔的牧民,供應了大量羊毛。

  因此,這個冬季至少蘇聯軍隊根本不缺冬衣。

  當然蘇聯大規模制造的“軍人棉衣”,就是土色亞麻布塞棉花,最后麻線縫合。它的質量一般,勝在可以大量生產成本低廉。

  蘇軍的基層士兵,如今就普遍穿著這種量產型棉衣棉褲和護耳棉帽,身上再裹上一副可以做成帳篷的麻布斗篷,一個標準蘇軍戰士形象便是如此。

  楊明志絲毫不缺“軍人棉衣”,他又在盧比揚卡的辦公樓地下倉庫里,拿走了一件羊毛大衣,以及多達二百塊肥皂,尤其是肥皂簡直搬空這一辦公樓的庫存。

  他對于肥皂的需求令貝利亞費解,貝利亞亦是不明白為何別列科夫就是喜歡搬運內務部的庫存。

  在象征性支付了一筆錢之后,楊明志還是拿走了這些重要的貨物。

  楊明志為何要這么做?原因非常簡單,自己即將負責的工廠必然馬力全開,工人們必然整日和金屬鐵銹和機油打交道,大家自然需要大量清潔用品。如今這個性價比最好的用品就是肥皂!

  楊明志對新西伯利亞的肥皂供應有點擔心,那么不如自己帶走一批現貨。

  他確信整個莫斯科,就真的只有一些特別的倉庫,能合法的拿走肥皂二百塊!

  林林總總的東西加在一起,返程的楊明志,他的行李足有兩大木箱。

  羊毛大衣、襯里毛衣、化妝品、清潔衛生用品、少量文具,還有在多個國營商店搜羅到的多達二十瓶酸黃瓜,以及一些小物件。

  楊明志很是無奈,戰時莫斯科就只能提供這些,即便戰爭勝利,至少還有十年時間,蘇聯的商品經濟依舊極度匱乏。

  不要奢望太多,如今能湊合的活著,不會餓死凍死,就能讓萬千蘇聯平民滿足。

  而淪陷區的另外一半蘇聯公民,他們迫于德軍的搜刮,正在死亡線上痛苦掙扎。

  十月份的降雪橫掃整個東歐,新的冬季又將有上百萬淪陷區蘇聯公民凍死。

  又是一個冬季,楊明志至少不擔心游擊共和國軍民的生計。

  在莫斯科的時間里,楊明志和波諾馬連科交談多次。

  他非常欣慰的是,就是到了十月份,游擊共和國也沒有大規模作戰計劃。

  除了楊明志下達了“不要戰役”的命令,也在于重傷的游擊共和國不得不安靜下來恢復創傷。

  冷血的說,因為一萬多人戰死,游擊共和國糧食供應變得非常充裕。

  趕在出發前,楊明志又從送行的波諾馬連科那里得到了最新的利好消息。

  原來一個對月的時間里,擔任軍事領導人的耶夫洛夫正在大規模訓練新兵。

  一度幾乎戰斗力的部隊,如今已經在恢復兵力。

  因為沼澤地有糧食!

  如今德軍已經沒有意愿再發動大規模圍剿,得此良機游擊共和國在薩林奇金的主持下,開始大規模派遣“游擊小隊”,進行遠距離滲透作戰。

  除了襲擊德占村莊的偽軍和德軍哨所,也在遷移村莊居民。

  非常時期,薩林奇金使用了斷然措施,甚至是殘酷手段。

  當下的淪陷區人民,那些第一時間抗爭的人們往往已經加入游擊隊,剩下的多少老弱。

  他們被德軍監控,被大規模的搜刮,每個人掙扎在餓死的邊緣。

  許多人甚至缺乏逃跑的力氣。

  薩林奇金就是要和德軍搶人,他需要大量的人口恢復游擊共和國的綜合實力。戰役時期女人們的表現,令他對上萬名巾幗英雄驚喜。

  足夠年輕的女人們,經過一番訓練一樣可以成為能打硬仗的戰士。

  超過五十支“游擊小隊”肩負起“解救人民”的重任。

  他們被派遣出去,主動襲擊小型德占村莊,接著處決投敵的叛徒,擊斃德軍駐軍,接著強制遷移村民。

  那些不愿意走的,在警告無效后就當做叛徒處決。

  不過他們幾乎沒有真的槍斃不愿意走的人,也沒有哪個村民那么不開眼。

  當然薩林奇金也給那些村民以許諾。

  逃進游擊共和國,即能吃到大量的土豆,每人每天可以吃到不少于三公斤的土豆,即便孩子也是如此。

  這是何等的誘惑!是生存的誘惑。

  縱觀整個九月份,烏克蘭的契爾尼戈夫地區到東方的平斯克地區,超過三十個村莊在發生戰斗后,村民們突然消失得干干凈凈。

  一個月的時間,游擊共和國凈人口愣是增加了六千人。其中民兵增加了二千多人。

  但是即便如此,游擊共和國的人口還是不如六月低戰役發動時的七萬于人。最糟心的還是作戰兵力,游擊共和國并不缺乏最基本的輕武器,然后就是算上那些剛剛開始接收訓練的新晉女兵,兵力才恢復到三萬人。

  注意,這里最有作戰經驗的老兵,兵力還不到一萬人游擊共和國的實力達到了一個相當糟糕的低點,不過他們的實力正在日漸回復,不是么。

  一切都將好起來,楊明志對此充滿信心。

  何況傘兵234旅的那近兩千名援軍,帶著各類裝備完成了空降。

  游擊共和國至少能組織其“前線式兵力”的步兵師,而且戰斗力肯定比白俄羅斯當地的那些二線三線德軍的戰斗力強,更是遠勝于混飯吃為主要目的的偽軍。

  蘇軍主力要收復普里佩特沼澤,收復這個地方也就意味著解放基輔。

  要實現這一目標,蘇軍還需付出巨大的努力,付出巨量的犧牲。

  而眼前的問題,莫過于給予北部德軍一記重創,蘇軍最好真的能攻占并守住斯摩棱斯克,并一鼓作氣吃掉整個德軍第九集團軍。

  目前,蘇軍要達成這一戰略目標楊明志是有信心的,而他這番要在彼爾姆中途下車,意義也變得非常重要。

  要和娜塔莎見上一面,送給她一些女孩子喜愛的禮物,這算是個人私事。

  和三個老部下好好聊聊才是重頭戲。

  十月八日,楊明志在莫斯科的喀山火車站登上專列。

  所謂專列,它實際就只有五節車廂,其核心的豪華車廂就住著以楊明志為首的幾人。根據擬定的行程計劃,專列將在十月十一日上午抵達彼爾姆火車站,戰列于此停留一天,次日中午之前再度發車。

  繁忙的火車站籠罩在蒸汽和積雪中,坐在車廂內的楊明志透過玻璃窗,一種奇妙的感覺沖擊著他的心靈,仿佛自己存在于一個蒸汽朋克的世界。

  裝潢很好的豪華車廂內,年輕的多布洛夫和卡拉什尼科夫相向而坐,兩個年級相仿的才子聊著對未來的暢想。

  楊明志沒有介入他們的話題,他就托著自己的下巴,看著窗外忙碌的人,內心里若有所思。

  他的耳朵一直靈敏,只聽得那兩個年輕人專心致志聊著槍械的前景。

  “呵呵,輕武器永遠只能帶來戰術優勢。軍隊需要的是重型裝備,它們的數量不斷堆疊達成質變,它們就可左右戰爭進程。”

  楊明志的心里盤算著見到老部下說些什么,當然他還肩負著新式武器生產的重擔。

  不過就目前這一情況,自己把年輕的卡拉什尼科夫招攬到自己麾下,雖然只能留住他最多半年這就足夠了。

  一個工廠全力生產突擊步槍和該槍族的各種槍械,卡拉什尼科夫做這個技術總監兼生產監督定是沒問題。

  而多布洛夫,這個年輕人就在另一個工廠,監督生產單兵重武器。

  突然間,列車一陣顫動,緊接著,窗外的世界慢慢向后移動,前往彼爾姆的旅程正式開始。

  已經快是十月中旬,俄羅斯的夜幕降臨得越來越早。

  吃過了晚餐的一行人,頗為正常的召開起餐后的座談會。

  楊明志背靠著車床坐于以軟皮木凳,他翹著二郎腿,聽著年輕的卡拉什尼科夫的種種聞訊。

  卡氏的提問一直無出其右——關于我們生產怎樣的槍支。

  由于自身的組織關系已經突擊轉移到新西伯利亞,卡氏的確沒了后顧之憂,他成為“普里皮亞季武器設計局”的一員,到了月底即可領到科學院發放的津貼,食宿方面亦由科學院解決。

  畢竟年輕的卡氏已經零距離見到了斯大林,因為年邁的費德洛夫的推薦,以及楊明志在斯大林面前的美言,卡氏的地位立刻得到提升。

  卡氏本是來自偏遠地區的槍械設計師,如今身上還落下戰傷。他有科研上的一定成就,就是地方上能給予他的待遇很是有限,原本他的身份就是普通的技術工人,是機緣巧合讓他投身于槍械設計,亦是機緣巧合讓他拜了費德洛夫為師。

  如今的卡氏中將要去軍事高等院校深造,在那之前,他將在蘇聯科學院工作半年,并獲得了學士學位,這就完全相當于大學畢業生。

  如此一來,當前卡氏的待遇和多布洛夫就完全一樣了。

  卡氏也很有自知之明,他非常的年輕,因家庭原因他未能考入大學,不曾想卻因為面見領袖的契機,得到了只有大學畢業生才能得到的學位。幸福來的非常突然,而經歷過真正戰場并負傷的他更是清楚領袖為何要給予這一恩惠。

  都是為了國家!一個顯而易見的人才能給予國家重大幫助!

  在莫斯科大飯店和設計局局長別列科夫聊了數個小時,卡氏萌生了大膽的想法。

  現在他又與楊明志聊了起來。


  (http://www.renuen.tw/xs/13/13052/49563068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enuen.tw。偷香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ouxiang.la
三分彩前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