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說網 > 我的偉大的衛國戰爭 > 第1648章 戈里佐杜波娃的著陸

第1648章 戈里佐杜波娃的著陸


  雷達在戰役期間受損,因戰事激烈,楊明志絲毫沒有動再造雷達的念頭,雖然“心臟”般的磁控管完好無損。

  沒有雷達就難以早一步探測到友軍飛機的下落,好在戈里佐杜波娃在即將抵達前,通過機載無線電,直接向游擊共和國發去電報。

  機群在大概紹斯特卡上空的位置,向游擊共和國發去電報,待到身處霍姆尼奇的楊明志獲悉電報內容時,機群都快到切爾尼戈夫了。

  機群自起飛后,航向只有輕微變動。他們飛過奧廖爾,又飛過紹斯特卡,再貼著切爾尼戈夫飛行,再突然轉向西北方向,實際是從鐵匠村的上空飛過,再在霍姆尼奇機場降落。

  戈里佐杜波娃故意選取這樣的形同“左勾拳”的航線,而非絕對平直,也有迷惑敵人的意味。

  楊明志放下電報紙,在他的面前站著十多人,他們都是游擊共和國領導層!

  “他們即將抵達,同志們,我們可要整理好衣著,一定要表現出最佳風度。至少向那位蘇聯女英雄表現出我們高傲的精氣神!”

  “司令說的很對!”薩林奇金高舉起右拳:“我們都是男人,可不能讓尊敬的女士感覺不適。尤其是您,耶夫洛夫同志!”

  “我?我怎么了?”耶夫洛夫猛地抬起頭,一臉無辜。

  “我說您能把手指放下嗎?您不要再摳鼻子,您好歹也是副司令。請注意形象!”

  “好吧……好吧……您瞧,您的話已經把大家逗樂了。”

  這一宿耶夫洛夫睡得不好,一想到自己同袍兩年多的別列科夫要離開,他心里豈能好受?

  他輾轉反側,結果不慎著涼,鼻子囔囔得實在難受。他尋思一下,薩林奇金的話很對,不管怎么說,自己穿著整潔的軍裝,胸前還掛著多枚勛章,眾多榮譽加身卻又做出粗鄙之舉,實乃是對自我身份的褻瀆。

  耶夫洛夫作為一個有些大大咧咧的人,看到其他人笑話自己不簡單,自個也加入進來。一番歡樂,迎接飛機的緊張氛圍蕩然無存,大家離開林中的駐扎去,在數以千計的士兵護衛下,走向機場。

  戈里佐杜波娃有些擔憂霍姆尼奇機場的人們會手忙腳亂!這次行動是直接降落,以前發生過這種事嗎?根本沒有。

  事實瓦全不是這樣,她是純粹的杞人憂天,霍姆尼奇這里早已做好迎接準備!

  一團黑煙滾滾升起,它如同一個柱子,可以在高空看到。

  已經獨立飛行的運輸機編隊,各機組降低到僅有一千米的高度,在戈里佐杜波娃領航下,直接從鐵匠村和米西渡口上空略過。

  數以萬計的軍民向著高空的飛機揮舞帽子,甚至有視覺犀利的人,看清了那機翼上的碩大五角星!

  對軍民來說,鐵十字符號象征死亡,紅色五角星就代表著美好希望,因為那是蘇聯空軍的涂裝。祖國的運輸機正向著霍姆尼奇飛去,一切的傳言都成了現實!

  “烏拉!祖國沒有拋棄我們!”

  “斯大林萬歲!偉大聯盟萬歲!”

  ……

  許多人甚至爬上木房頂,向著漸行漸遠的飛機歡呼,直到飛機消失在視野里,他們非常麻利的從房頂上下來。機群去霍姆尼奇了,不代表歡呼至此結束。

  那些英雄的飛行員在節奏司令前,將抵達鐵匠村參觀做客。這可是幾個月以來的第一批空中來客,難道不該夾道歡迎嗎?

  遠方,沉悶的轟鳴聲傳入楊明志耳朵里,他拿起望遠鏡,向聲音傳來的方向瞄去。

  “好極了,他們正在飛來。”

  “我也看到了!別列科夫!您覺得,他們像不像是即將著陸的信天翁?”耶夫洛夫興奮地問。

  “是像大雁吧,真是配得上這次行動的代號。這是今天飛抵普里佩特沼澤地越冬的大雁,是一群鋼鐵。”

  此刻,那些排列在跑道兩側的大坑,各個燃起橘黃色的火苗。士兵掀開了木蓋,點著了坑里的木柴,這些大坑呈矩陣排列,所以熊熊燃燒的火焰,完全承擔起了跑道指示燈的作用。

  大清早的陽光還有點點昏暗,作為長機的戈里佐杜波娃機組,因看到了那些奇怪又有序的篝火,瞬間明白了其用意。

  “別列科夫同志,您真是個天才!您居然懂得指示燈!真是謝謝您的指引。”

  一番興奮的嘀咕,她除了指示飛行員按照篝火指示燈的指引降落,又握緊步話機:“各機組注意!準備著陸!所有機組按照編號著陸,未到編號者低空盤旋。”

  里2運輸機體積并不算小,當然和后世的波音747想必,可謂是侏儒面對居然。

  在本時空,該型運輸機依舊能給旁觀者龐然大物的感覺,一個女人能完美操作這樣的巨大機器平安著陸,楊明志除了佩服未曾謀面卻熟知其大名的戈里佐杜波娃外,也是佩服軍民修筑的機場它沒有澆鑄水泥竟也堅固異常!

  莫斯科時間,九月一日早晨六點五十分,十架里2運輸機平穩的著陸在霍姆尼奇機場。

  螺旋槳紛紛停車,厚重的側面機艙門被打開,楊明志令率領著同志們向飛機走出,令人震驚的場面發生了!

  只見一位位荷槍實彈的蘇軍士兵,從機艙里魚貫而出。他們下了飛機立刻站起隊列,從其嚴重有別于一般士兵的裝束來看,他們是傘兵!楊明志瞬間想到五個月前第一次見到傘兵233旅的官兵,新來的士兵和那些人如出一轍。

  他眉頭一緊,意識到事情絕不簡單。

  “薩林奇金同志,您知道這是怎么回事嗎?為什么會有許多傘兵抵達?”

  “您問我?我想我應該直接問波諾馬連科!電報上根本沒有關于傘兵的情況,肯定是上級做本次行動作出調整。”

  “好吧。”楊明志聳聳肩,“見到了那位著名的戈里佐杜波娃同志,我想我將明白。”

  對于楊明志來說,那個女人并非只聞其名而未曾謀面,通過薩林奇金提供的一張破舊的郵票,他獲悉了這個女人的長相。

  既然是貼在油票上的肖像,圖像經過了處理。PS技術可不是信息時代的特產,當膠片照相技術發明,對照片的處理技術同時誕生。她的肖像明顯進行了美化,那一頭微卷的頭發甚是飽滿,她的臉頰亦是面色溫柔。

  不過她并非是楊明志認為的貌美之人,僅從肖像上以貌取人,她分明就是個女強人。聯想到其功績,楊明志能聯想最貼近她的人物,莫過于典型意義上的“居委會大媽”了。

  俄羅斯的年輕女人,她們非常愿意為心怡的男人梳妝打扮,然而一旦結婚了,她們就覺得男人已經到手,再不用悉心打扮,因為敞開了胃口,又因必須吃大量的面包對抗嚴冬,身材往往發福。

  但在戰爭時期,蘇聯的糧食大部分供應軍隊,平民普遍只能勉強果腹。

  唯有一些高級人員,在吃飯問題上依舊能保持高規格。

  楊明志估摸著,距離戈里佐杜波娃的壯舉過去四年多了,只怕走下的飛機的就是一個有些肥胖的專家。

  然而,他的估計大錯特錯。

  一位穿著飛行員制服的女人下了機艙,她一甩脖子,短發隨風搖曳。

  蘇聯空軍的制服完全統一,即便軍中的女戰斗機飛行員數量不少,她們的裝束和男兵并無特別。

  這個女人穿著戰斗機飛行員制服,和其他下了機的機組成員別無二致。這類衣服都是修身,自覺的無視她身上的其他裝備,楊明志深深的感覺,這個女人甚至比較苗條。倒是她的臉四四方方,與娜塔莎那種瓜子臉完全不同。

  “呵呵,我還是喜歡姑娘有洋娃娃般的漂亮臉蛋。是啊,哪個男人不喜歡呢?”

  定了定神,楊明志微微問到身邊的薩林奇金:“這位,就是戈里佐杜波娃吧?”

  “就是她!當年領袖親自為她授勛時我就在場。嘖嘖,幾年過去了,她胖了不少呢。”

  “什么?她并不胖嘛。”

  “當然不是,四年前的她就如同體操運動員。她的身體素質好極了,也只有這樣,她才能完成飛行壯舉。”

  的確,斯拉夫民族有著粗獷憨厚的民族性格,卻也是文藝高手!斯拉夫女人用《天鵝湖》詮釋了芭蕾的優美,又諸如藝術體操、花樣滑冰等競技運動等等。

  不管怎么說,一年以來第一位從天而降的女人就是她——蘇聯英雄戈里佐杜波娃。

  同為蘇聯英雄,論金星勛章自己還有兩枚,楊明志趕緊擦拭干凈勛章上的黃金,他高傲其自己的胸膛,站在了歷史人物戈里佐杜波娃的面前。

  對于戈里佐杜波娃,別列科夫的名號不是更響亮嗎?

  人民需要勝利的鼓舞,軍隊中一直盛傳,在淪陷區,第63集團軍拼命的吸收打散的部隊,又發展了無數的民兵。他們在別列科夫將軍的帶領下不停騷擾敵人。

  無論是《真理報》還是《消息報》都寫了相關社論,將游擊共和國的作用比作1812年衛國戰爭時期的達維多夫游擊隊。民眾都知道家喻戶曉的游擊隊長達維多夫,他的游擊隊員超過一萬人,給予了法軍的后勤給予災難性打擊,一些列作戰客觀上導致了法軍的崩潰。

  戈里佐杜波娃對大量的傳言充滿好奇,這一次,她終于看到了著名的別列科夫中將。

  她甚至不用眾多的來者中進行分兵,因為別列科夫實際是中國人,還有其胸前兩顆進行勛章,她瞬間認出了那個人。

  她麻利的整理好自己的衣裝,面帶笑容地迎上去,甚至顧不上尚未完全停車的螺旋槳吹得她的頭發四散飄揚。

  “報告長官,第一遠程航空運輸師第101遠程航空團團長,戈里佐杜波娃向您報告。”

  她是徑直走來向自己匯報工作的,楊明志大吃一驚,馬上回禮:“您好,我是第63集團軍司令員,別列科夫。祝賀您,戈里佐杜波娃同志,您和您的機組人員全部平安抵達了游擊共和國的霍姆尼奇機場。”

  楊明志伸出右手和她的手握在一起,或是因為激動或是緊張,楊明志甚至再把左手握了過去。

  “您……”女人看到了將軍興奮的模樣,那雙眼神中似乎寫著感激。

  “一個月前,我們獲悉,就是您指揮參與了對我們的空投援助,真是大大改善了我們的生活,極大支援了我軍的作戰。這一次,您終于著陸了。”

  “是的,司令員同志,我們奉命將您和名單上之人全部接走,還要接走所有的戰爭孤兒。請您和其他同志放心,我以榮譽發誓,我的部隊會完美的完成這一偉大任務。”

  楊明志點點頭,松開了雙手。

  僅僅是松開手這么簡單嗎?剛剛的楊明志略施小計,他以左手掩護,右手可是故意使勁捏壓戈里佐杜波娃的手骨。這是斯拉夫民族喜聞樂見的禮節,當然,對于素未交集之人,該禮節還有一絲下馬威的意味。

  很顯然,這個女人不一般吶!

  楊明志覺得自己捏著的恍若花崗巖,戈里佐杜波娃就是個女強人,沒有抵觸沒有抱怨,她繃緊筋骨對抗壓力,臉上的微笑竟絲毫沒有走形。

  楊明志輕輕甩甩手,又情不自禁將發紅的右手塞入衣兜,眼角注意到那個女人嘴角的一絲高傲的微笑。糟了,被她發現了?!

  為了緩解尷尬,楊明志立刻開始接機的大人物們。

  大家都是軍人,紛紛站似紅松筆直站成一排。戈里佐杜波娃的軍銜是上校,在游擊共和國的軍官中,比她軍銜高的也就正副司令兩人而已。

  趁著她正與其他人禮節性的握手,楊明志趁機瞧瞧向身邊的薩林奇金說出自己的感觸。

  “您說的太多了,她真的不一般,她的身體硬的像一塊石頭!”

  “呵呵,別以為我不知道您剛才做了什么。怎么樣,是不是大開眼界?!”

  “當然!運輸機由她駕駛,我現在完全放心。”

  ……

  飛機全部降落,它們雖然都漆成了墨綠色,在森林區是很好的偽裝。不過因為建設機場,把所在地區的廢墟大規模清理,所有彈坑被填平。假若德軍偵察機乍現,其飛行員不費吹灰之力即可看到地面被改造,當持續占察,即可看到地面停著大量飛機!

  那輛三號坦克承擔起了拖車的人物,所有飛機被統一拉到一處,數以千計的軍民在參與搬卸貨物后,就用大量樹枝俘獲機翼機身上,意圖偽裝。

  至于戈里佐杜波娃和她的六十多名機組人員們,他們在早晨七點半即到了林子中的臨時指揮部。

  也包括那些傘兵戰士,到到了臨時指揮部,楊明志終于開始問及這些人的身份。

  上尉謝苗諾夫匯報了自己的番號——234旅,是泰普諾夫的233旅的兄弟部隊。

  “真是我們的幸福啊!傘兵234旅將全體降落我們這里,有了你們這些精銳,第63集團軍的實力將得到大幅提升。”

  “我所在的旅在七月份的作戰傷亡很大,能抵達這里的部隊可能只有一千人,而我們就是第一支先遣部隊。”

  “終究您是來了,我代表第63集團軍,游擊共和國全體軍民歡迎您!謝苗諾夫同志。只是我有些氣憤,上級調遣234旅增援,豈能不先打個報告?”

  “非常抱歉,我們其實是昨日早晨接到的命令,對于我們,上級的命令也非常倉促。”

  “那么,您對進駐沼澤地作戰怎么看?會不會有些遺憾,居然會安排到我們這滿是泥巴的環境作戰?”

  “不!我們身為軍人,必須無條件遵守命令!何況我們居然降落在無比堅實的野戰機場,我看到了數以千計的軍人。軍隊的戰斗力如何,我認為士兵的表情和身體健康狀況就說明的一切。我十分榮幸,能加入英雄的第63集團軍。”

  他有些奉承的話實在說到了楊明志的心坎,又有誰不喜歡豪言壯語呢?

  正當楊明志和傘兵連長談笑風生時,薩林奇金等人一直在向戈里佐杜波娃說明今天的安排……


  (http://www.renuen.tw/xs/13/13052/40264985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enuen.tw。偷香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ouxiang.la
三分彩前二技巧